會所隱公園古建筑內以商鋪店面做幌

中央有關部門下發通知要求整治“會所中的歪風”后,曾經觥籌交錯的公園會所,如今多已寂然無聲。北京、杭州、南京、合肥等多個城市相繼就此展開專項整治,數十家會所停業整頓。但《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多地走訪發現,仍有一些私人會所以各種形態存在,成為企業接待領導干部或公款吃喝的新去處。

  “私地會所”:酒窖商鋪做幌

  有些私人會所以商鋪店面為幌子。位于廣東省東莞市南城中心廣場上,有一個名為“名堂匯名人字畫”的臨街商鋪門面,記者走進大堂,四周掛滿各種字畫,左側有品茶的桌椅,大堂前方有一個走廊,私人會所就設在里面。記者環繞名堂匯四周發現,雖然內房安裝的是落地玻璃窗,但由于都掛著密不透風的落地窗簾,看不到里面陳設。

  服務員及經理告訴記者,只有老板同意才可以進入吃飯,不可進入參觀。老板是一個做工程的潮汕人,這里專門用來接待他的朋友,菜式以潮汕菜為主,食材也是從潮汕專供。雖然其并未透露價格,但在廣東,潮汕菜是價格最貴的菜式。

  還有一些會所“深居”于豪宅區或別墅區,并不對外,只有老板認可的客人才可以進入。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來到廣州一家位于高檔住宅區內的知名酒窖,外看是一個酒窖,然而入口的右側有一梯間,設人把守,未經允許不可進入。據知情人士透露,有政府相當級別的領導干部在此宴客,里面客房布置奢華,菜式高檔,且保密工作非常好,不會泄露用餐者的身份。當記者要求在此預訂宴席時,酒窖服務員說這里不對外,必須是受老板邀請,或者是憑之前來此赴宴的邀請短信方可接受預訂。

  該酒窖對外信息顯示,它實行會員制,會費是30萬元。會員在這里擁有私人專屬、恒濕的紅酒貯藏空間,還可提前預訂私房菜,坐在江景房廳中享受專業伺酒師和配膳師的服務。

  截至發稿,記者獲知該酒窖已閉門停業。

  “企業會所”:假稱培訓基地

  位于廣東省東莞松山湖高新產業園區環湖路的東莞銀行培訓基地,早在2年前就遭網民及部分媒體曝光,被質疑企業以培訓基地名義辦高級接待會所,且該地塊市價超10億元,有關部門如何審批通過?

  《經濟參考報》記者實地采訪發現,該基地附近地帶綠樹成蔭,風景宜人,一些著名的地產公司如萬科、保利都在此建有樓盤,且價格不菲。環繞該基地的是供市民租自行車騎行的綠道,基地入口有一個大型白色門樓,鐵門緊鎖。門口保安告訴記者,雖然說是培訓基地,但是鮮有員工入內參加培訓,它其實是一個休閑會所,只有行長才能帶人進來。當記者問會所內有何設施時,保安回答“說不清”。

  記者環湖發現,這個所謂的“培訓基地”是在松山湖畔中心的一個半島,進入基地后需經過一架白色拱橋方可進入半島之內。遠眺半島可以看到綠色尖頂的白色建筑矗立在茂密的林木之中。

  而在松山湖園藝博覽中心,經當地居民指引,記者來到了曾經也是私人會所的“俊逸莊園”。如今這里已經掛牌為“中國青少年成長教育(華南)基地”,掛牌時間是2013年7月。令人疑惑的是,這里找不出任何教育基地的特征,沒有紅領巾,沒有名人英雄塑像,更沒有拓展訓練的場地設施,所能見到的就是私人會所的歐式庭院。

  記者以教育培訓機構的身份聯系了該基地接洽人吳部長,他自稱是中國青少年發展服務中心華南部的負責人,希望春節后跟記者聯系一些合作,讓人感覺該基地并非是一個公益機構,更像是一個營利機構。當記者談及聽說基地前身是一個私人會所時,吳部長矢口否認,強調這里從沒有什么會所。然而,附近的人士向記者證實,以前這里的確是一個可以接待吃飯的會所,且經常聽到里面放音樂,人聲喧嘩。

  “酒店會所”:設施盡顯奢華

  在東莞厚街,記者走訪了位于其間的兩間五星級豪華酒店——喜來登和嘉華酒店,他們分別有兩間會所,即昌明會所和牡丹會。

  這些“酒店會所”均位于酒店的指定樓層,占用3至5層,有的有專用的房型和專區接待,如餐飲、棋牌、桌球和卡拉OK,有的則與酒店共用,均享受會員價。入會者需要交納會費,年費在8000至15000元。入會者名義上必須是企業負責人,實際上任何人都可以以個人名義入會,只要繳納會費即可。

  一位酒店接待人員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如果接待對象是政府官員,為了保護隱私,不用登記其任何信息,住房、娛樂等消費由接待方支付。

  記者進入嘉華酒店牡丹會會員的三種類型入住房型看到,設施設備盡顯奢華。其中兩間豪華大床房,每晚會員價為880元至980元,里面有名牌慕思大床,紅酒品鑒吧臺,衣帽間及電動控制窗簾等;最貴的一間是復式房,可容納三個家庭入住,除了三間臥房外,內設廚房,健身機、桑拿房以及內衣干衣器等,每晚會員價6600元。

  “公園會所”:藏身公園古建

  烈士公園是長沙市最大的公園,據傳該公園花卉班內藏有一家名為“崇賢館”的高檔會所。

  在一位知情市民的指引下,《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來到烈士公園花卉班,看到周邊樹大林深,游人極少,十分隱秘,只有三兩園藝工人進進出出。在花卉班院內西南角落,記者見到傳聞中的會所——一棟紅褐色的單層建筑和一個別致的小型花園構成“園中園”,房前和園內精心布置了奇石、假山、盆景、水池、小橋等景致。房子大門和花園鐵門上都已被貼上了封條,落款時間為2013年12月30日,單位為長沙市烈士公園管理處。

  “一被舉報,市園林局就派人過來調查了,再后來公園管理處就貼了封條。”一位正在花卉班大棚內搬花盆的園藝工人告訴記者,“被查封之前,每天晚上這家會所門口都停著各式各樣的高檔車,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但肯定都是有錢人,開的車都很好啊。”

  除了景區、公園,文物保護單位變身豪華會所事件也并不鮮見。

  在山西省太原市迎澤區帽兒巷27號,坐落著太原市文物保護單位“晉綏鐵路銀行舊址”。它成立于1934年,是民國時期山西的重要銀行。2013年6月,這一文保單位搖身一變,成為集“吃、喝、玩”一體的娛樂會館。

  記者近日走訪該文保單位發現,這棟經過修繕的三層建筑外表一派民國建筑風格,“晉綏鐵路銀行(舊址)一九一一”門匾上方,鑲嵌的“惠公館”金色字體已被清除,但痕跡依稀可見。

  據承租這一文保單位的山西龍城惠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負責人劉曉東說,舊址修復工程結束不久就被媒體曝光,隨后被太原市政府叫停營業,至今已有3個多月,正在等待清算整改。

  同樣是太原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王公館”仍在正常營業。位于太原市西華門6號,一條小巷子里的“王公館”并不起眼,巷子口也沒有任何介紹,只掛著一排排紅燈籠。“王公館”酒店的前身是閻錫山第十兵團司令兼太原守備司令王靖國的公館,如今號稱是太原市最高端的“私家菜館”。

  記者進入酒店時,門衛馬上過來盤問包間名。打著訂餐的名義,記者走進“王公館”看到,其建筑大都為青磚紅木,內有水壁、龍壁,墻面雕刻精美。走廊處擺放著“王公館儲值卡優惠活動”顯示,其最低儲值金額為1萬元,現金充值7萬元以上可獲贈3888元的“王公館特供酒一瓶”,一次性消費4000元以上才可享受優惠回饋。

  一位客戶經理介紹說,“王公館”的人均消費一般在400至500元左右起。“八項規定”實施以來,高檔酒店受到很大沖擊,但“王公館”還在維持營業。除了高端會員外,他們也在放低身段,推出團購優惠活動,招攬普通市民。然而,記者在菜單上看到,“極品干鮑988元/位”、“窩里壯798/例”,菜單上仍不乏鮑魚、鱉、鹿脯等名貴菜品。

  公園古建創收沖動催生違規操作

  記者 梁曉飛 王學濤 劉良恒 太原 長沙報道

  近年來,“景區、公園藏會所”的案例屢屢發生,文物保護單位變身豪華會所事件也并不鮮見。這些單位在引進經營項目時往往疏于監管,甚至默許縱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有專家指出,由于財政資金“養景、養人”捉襟見肘,很多景區、公園和文保單位只能采取引進資本、合作經營的模式填補資金缺口,導致“公園古建變會所”之風興起。

  “養景、養人”捉襟見肘

  《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發現,由于創收壓力較大,部分公園、景區和文保單位在引進經營項目時往往疏于監管,甚至默許縱容高端會所開設其間。

  在被曝光內藏名為“崇賢館”高檔會所的長沙烈士公園,記者見到了負責接待的公園管理處辦公室主任陳力爭。他解釋道,“崇賢館”是該園2011年引進的項目,按照協議,投資方主要做有機果蔬的栽培、推廣。但這一項目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竣工驗收,對方就已經提前將體驗館開放了,并且推出了餐飲和娛樂服務,導致整個項目“跑了題”、“變了味”。

  陳力爭還談到了公園管理處的苦衷:“我們是差額撥款單位,市財政每年給我們撥2100萬,但我們每年至少要5100萬才能維持運轉,300多退休職工,400多在職職工,光發工資就要將近4000萬。上級部門要求我們每年創收1800萬,但即使全數返還,我們還是有很大的資金缺口,只能通過引進新項目、爭取上級專項資金來彌補資金缺口。”

  “我們也在積極爭取進入公益一類事業單位,但是難度不小,長沙市園林局有9個公園,兩千多號人,財政一下子要承擔這么多人的全額撥款實在太難了。”陳力爭說。

  同樣的問題也存在于文物保護單位。據了解,我國文物實行“屬地管理、分級負責”體制,保護經費以政府投入為主。以山西為例,近千座國保和省保單位尚有60%以上亟待維修保護,119個縣(市、區)的9000多處市、縣級文保單位中,只有40多個縣將文物保護經費納入本級財政預算。

  公共利益受損引發不滿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長沙烈士公園采訪時,遇到一些聞訊趕來一探究竟的市民,他們紛紛表達了對“公園藏會所”的憤慨和不滿:“公園是大家的,憑什么搞只對少數人開放的會所?”“還應該查一查,看有沒有當官的來吃吃喝喝。”“這股歪風不能漲,不能讓少數人搞特權。”“中央規定很明確,居然還知法犯法,頂風作案,這里面到底有沒有什么貓膩,最好查個明白。”

  長沙市園林局副局長李偉表示,接到群眾舉報后,該局立即組織工作人員前往烈士公園開展調查,隨后勒令“崇賢館”停業整頓,待完全竣工驗收后再對公眾開放。“公園、景區是廣大市民的,任何人、任何單位都沒有權力擠占這些公共資源。”李偉表示,藏身于烈士公園內的“崇賢館”只對少數人開放,這背離了公園的公益性、開放性等本質屬性,理應堅決取締、整改。

  對于烈士公園管理處的上述解釋,當地百姓仍存質疑。有人提出,“崇賢館”就位于烈士公園管理處附近,花卉班內每天都有人進進出出,投資方的違規操作行為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但是卻沒有被及時制止。到底是疏于監管,還是默許縱容,或者存在錢權交易?還欠百姓一個明白交代。對此,長沙市園林局和烈士公園管理處相關負責人都沒有給予明確解釋。

  堵疏結合遏制“會所風”

  對于近年來公園古建筑內愈刮愈烈的“會所風”,一些專家建議,應從資金投入、項目監管和風紀整飭三個方面予以規范。

  首先,對景區、公園、博物館應增加財政資金投入。園林景區、公園屬于惠及大眾的公共資源,具有稀缺性、公益性和不可替代性,應盡量安排足夠財政預算,保障“養景、養人”的基本支出需要,減少以盈利為目的的服務項目。對部分符合條件的,可以考慮將其納入公益一類事業單位,實行財政全額撥款。


  山西省文物局行政法規處處長許高哲說,作為文物大省,山西各級政府需依法將文物保護經費納入財政預算,并隨財政收入增長而增加,增加幅度不應低于同級財政增長速度。他建議,省級財政預算每年不低于1億元,市級不低于1000萬元,縣級不低于30萬元,而文物大縣應不低于100萬元。

  其次,應加強對景區、公園經營項目的審核監管。從目前現狀來看,景區、公園還做不到完全不引進經營項目,但相關部門可以提高準入門檻,強化事前審核和事中監管,避免部分引進項目“掛羊頭賣狗肉”,以“服務游客”之名行“圈地圈景”之實,甚至淪為少數人搞奢侈享樂的場所。對一些景區內的存量會所,應勒令整改,對公眾開放,甚至可以要求其限期搬離退出。

  再次,嚴肅風紀,嚴查領導干部出入私人會所的歪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干部告訴記者,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部分黨政干部公款消費轉入地下,越來越隱蔽,紀檢監察部門可以組織人員進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明察暗訪,對頂風作案、無視黨紀國法的行為,要堅決予以嚴肅查處,絕不能姑息縱容。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古建筑  公園  商鋪  店面  會所  門面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 5787 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