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代建筑規劃設計布局及裝飾的風格特征

從現存漢代建筑遺物分析兩漢建筑的風格特征;公元前206年,劉邦建立了漢王朝,漢代在政治、軍;1.蓬勃發展的漢代建筑藝術概況:;兩漢是中國古代第一個中央集權的、強大而穩定的王朝;西漢首都長安面積達36平方公里,是公元前世界罕見;①形成中國古建筑設計建造的基本類型:包括宮殿、陵墓、苑;②木構架的兩種主要形式——抬粱式、穿斗式都已出現;③多層重樓的興起和盛行,標志著木結構從現存漢代建筑遺物分析兩漢建筑的風格特征。

公元前206年,劉邦建立了漢王朝,漢代在政治、軍事、經濟和文化諸方面都采取了行之有效的措施,大大解放了生產力,農業、手工業和商業都有了極大的發展,形成中國古代社會中政治、經濟、文化乃至建筑方面的第一個高潮時期。

1.蓬勃發展的漢代建筑藝術概況:


兩漢是中國古代第一個中央集權的、強大而穩定的王朝。西漢王朝建立伊始,秦都咸陽已被項羽付之一炬,成為廢墟。乃于咸陽東南,渭水之南岸另營新都,先在秦興樂宮的舊址上建“長樂宮”,在龍首原上見“未央宮”,繼而修“桂宮”、“北宮”、“明光宮”,宮殿建筑成為漢長安城的核心建筑,總面積占了全城的三分之二。都城長安還建造了大規模的宮殿、壇廟、陵墓、苑囿,其規模之大,建筑物之多,輝煌壯麗之盛,都是空前的。城內開辟8條大街,160個居住的里坊、9府、3廟、9市,人口約50萬。漢武帝在位(前140—前87)期間,西漢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空前壯大,經濟繁榮,加上武帝以泱泱大國炫耀于世,于是皇家造園活動達到極盛。

西漢首都長安面積達36平方公里,是公元前世界罕見的大城市。建于東漢末年的曹魏鄴城,則以明確的功能分區和規則的嚴整布局,開創了都城規劃的新格局。兩漢時期是中國建筑發展的第一個高潮,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① 形成中國古代建筑的基本類型:包括宮殿、陵墓、苑囿等皇家建筑,明堂、辟雍、宗廟等禮制建筑,塢壁、第宅、中小住宅等居住建筑,在東漢末期還出現了佛教寺廟建筑;


② 木構架的兩種主要形式——抬粱式、穿斗式都已出現;斗拱的懸挑機能正在迅速發展,多種多樣的斗拱形式表明斗拱正處于未定型的活躍探索期;


③ 多層重樓的興起和盛行,標志著木構架結構整體性的重大進展,盛行于春秋、戰國的臺榭建筑到東漢時期,已被獨立的、大型多層的木構樓閣所取代;


④ 建筑組群已達到龐大規模,未央宮有“殿臺四十三”,建章宮號稱“千門萬戶”,權貴第宅也是“并兼列宅”、“隔絕閭里”。

2.現存漢代建筑遺物:


漢代的陵墓是保留至今唯一一種漢代建筑類型。漢墓中出土大量畫像磚、畫像石和明器,為我們提供了那個時代建筑的形象資料。畫像磚、畫像石上所描繪的生活環境,免不了出現各種建筑的形象。明器是一種陪葬的器物模型,除了墓主人所用的器具以外,也有建筑模型。從中我們可看到那個時代的四合院、多層樓閣和單層房屋,各種屋頂、門窗以及它們的結構和裝飾的形式。西晉文學家

陸機云:“存形莫大于畫,宣物莫大于言”。如果說司馬遷的《史記》與班固的《漢書》為后代留下珍貴的漢代文字的話,漢代的陵墓建筑及其明器、畫像磚、畫像石則為我們展現了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漢代建筑樣式,為我們保留了寶貴的漢代建筑的形象史料。貢布里希在他的《藝術故事》中曾對漢畫像石做了這樣的論述:“中國人的葬禮跟埃及人的稍有些相似,他們的墓室跟埃及一樣有許多描繪生活的場面,反映出那些古老年代里他們的生活和民俗。”在這里,我們要感謝漢代的“厚葬之風”和“視死如生”的理念,正因如此,我們今天才有可能從漢代的“地下世界”里看到漢代“地上世界”的建筑藝術風格。

2.1現存地面建筑


漢代地面建筑遺留至今的,是墳墓前和祠廟前的石闕及石祠。


2.1.1石闕

石闕.jpg

闕是從防衛性的“觀”演變而來的一種表示威儀和等級名分的建筑,一般把它建在陵園、廟宇成組建筑的前端。它既是一種陪襯建筑,又是一種景觀、建筑小品。石闕形象有如一塊石碑頂上安有木結構形式的石屋頂,闕身和闕頂上不但雕有柱、枋、斗栱、椽子、瓦等木建筑的構件,還附有人物等花紋。


四川雅安高頤闕是現存實例中最精美的一例,闕身為一大一小拼為一體,稱子母闕。整個子母闕分為臺基、闕身、闕樓、屋頂四部分。臺基、闕身上雕出柱、枋、櫨斗,闕樓上雕出樓面平坐木枋、花窗和挑檐斗栱,屋頂雕椽及瓦飾,雕刻頗為精致,這種闕可視為以石材建造的大型木構闕的濃縮模型。高頤闕造型美麗穩重,屋檐舒展,高低搭配協調,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


2.1.2石祠

石祠.jpg

位于山東肥城縣孝堂山頂,是東漢章帝、和帝時期(公元76—105年)的官吏墓祠。這是中國現存最早的、建于地面的、呈房屋形態的建筑實物。建筑為石構單檐懸山頂,東、西、北三面由石壁圍合,南面開敞。立面正中的八角石柱將石祠劃分為兩開間。石柱上部有大斗承托檐頭,柱下有斗狀柱礎。屋面雕刻出瓦隴、正脊,檐部刻出瓦當、椽頭、連檐,兩山刻排山勾頭,對懸山頂的形制刻畫的相當真實、齊全。石祠內部壁畫滿刻與祠主有關的車騎出行、庖廚飲宴等圖像,刀法簡樸有力。這個石祠是了解漢代小型房屋具體形象的難得實物資料。


2.2石墓

漢代石墓.jpg

為了葬品能在地下持久保存下來,貴族官僚們除了用磚拱作規模巨大的墓室以外,還在巖石上開鑿巖墓,或利用石材砌筑梁板式墓或拱券式墓。河北滿城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夫婦墓是兩座規模巨大的崖墓,估計開鑿石方量為5700立方米,墓穴空間最高達7.9米,進深達51.7米,所耗人力之多可以想見。在多山的四川,崖墓較為盛行,大多開始于東漢,其中有許多石刻的建筑圖像。石拱券墓及


石梁板墓在各地都有發現,其中建于東漢末年至三國間的山東沂南石墓,系梁、柱和板構成,石面有精美的雕刻,是我國古代石墓中有代表性的一例。從各地漢墓來看,東漢墓的石材加工水平比西漢更為精致,技術更高。


2.3明器

明器.jpg

漢代信奉“事死如生”,因此生前享用的東西死后也要做成模型帶到陰間去,這種隨葬的模型稱為“明器”。漢明器展現了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漢代建筑樣式,為我們保留了寶貴的漢代建筑的形象史料。其建筑模型如住宅、樓閣、望樓、羊舍、豬圈之類。


2.4畫像石、畫像磚

畫像石、畫像磚.jpg

畫像石、畫像磚中所見建筑,有廳堂、亭、樓、門樓、闕、橋等。其中多半為極端程式化的圖案,然而階基、柱、枋、斗栱、欄桿、扶梯、門、窗、瓦飾等,基本刻畫的沒有絲毫遺漏,可略見當時的生活狀況。畫像磚和畫像石的雕法均為線雕和淺浮雕,即用刀在磚、石的表面上刻畫出印,或者將底面作一些處理以使形象更鮮明。它們充滿在墓室四周,雖然沒有秦始皇陵地宮里的“上具天文,下具地理”那樣的豪華,卻真實地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狀況和世俗生活。


3.兩漢建筑的風格特征之分析:

timg (7).jpg

兩漢時期,房屋結構的三種主要形式——抬粱式、穿斗式、井干式都已出現;中國木構建筑的5種基本屋頂式樣,“廡殿頂”、“攢尖頂”、“囤頂”、“懸山頂”、“歇山頂”在漢代就已具備,屋頂的四面出檐與正身、臺基的配合,形成了穩定安全、舒適實用之感,屋頂的造型已經出現了后代講究曲線變化的“飛檐”。屋脊和搏脊端,運用適當的雕飾;檐口利用瓦當進行裝飾;建筑的支撐構件運用富于裝飾效果的梁柱、“斗拱”等形式,以及門窗、欄桿等的多種多樣;壁畫配合繪畫、雕飾等裝飾,豐富了建筑的整體形象,并應用襯托性的雕塑或門闕建筑的設置,使建筑物形成了高度綜合性的藝術整體。而兩漢建筑的平面組合和外觀,雖多數采用對稱方式,以強調中軸部分的重要性,但是為了滿足建筑功能的藝術要求,也形成了豐富多彩的多樣化風格。這些建筑藝術手法和特點,充分說明了中國傳統的建筑體系在漢代已經基本完成,為后世建筑藝術的繼承和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3.1漢代屋架的幾種形式


3.1.1抬粱式:柱子不直接承托檁條,而是柱子承梁,由梁或梁上的短柱承托檁條。這種結構多見于北方民居和南方的官式建筑,是中國古代木構架的主流。


3.1.2穿斗式:柱子直接承托檁條,柱子之間用木枋子相連,以加強柱子的穩定性。枋子不承重,所以和“梁”完全不同,稱為“穿”。穿斗式屋架多見于南方民居。


3.1.3井干式:將木頭兩端鑿出榫卯,四木平面交叉出頭組成井字方格,然后層層重疊,如“井上四交之干”,故稱井干。它是一種承重墻結構,不屬于木構架結構。文獻記載漢長安建章宮漢武帝所建的井干臺,“高五十丈,積木為樓”。這個高度可能有所夸張,但表明漢代已能用井干式建造頗大規模的井干樓。


3.2漢代斗栱的多樣形式


漢代斗栱資料十分豐富,從石闕、石祠、石墓、崖墓中可見到漢代斗栱實物,從畫像磚、畫像石、明器陶樓中可見到漢代斗栱的間接形象。大量資料表明,漢代斗栱的使用已相當廣泛,但形制尚未確定,正處于斗栱的積極探索期,形成多種多樣的斗栱形式。這些斗栱都是各自獨立的,沒有形成整體聯系。斗栱的形式有最簡單的柱上放置櫨斗和柱端插實拍栱的做法;有構成一斗二升、一斗二升加蜀柱和一斗三升的做法;有將栱做成曲線形的曲栱和交互曲栱的形式;有伸出挑梁,形成單栱出跳、重栱出跳的形式。斗栱既用以承托屋檐,也用以承托平坐。由此可見,漢代是確立斗栱在中國木構建筑體系重要地位的時期。


3.3漢代屋頂的多樣形式


屋頂形式在古代社會具有等級意義。中國建筑的傳統屋頂有五種常見形式。按其等級由高到低的順序依次是:“廡殿”、“歇山”、“攢尖”、“懸山”和“硬山”。除硬山外,其余四種漢代建筑均已具備。一般來說,廡殿頂又稱“四坡(阿)頂”、“五脊殿”,從史料記載看,廡殿的出現先于歇山,后來成為我國古代建筑中最高級的屋頂式樣,常用于宮殿的主要殿堂;歇山頂又稱為“九脊殿”,常用于宮殿中的次要殿堂、王府及廟宇中的大殿等;攢尖頂常用于園林建筑;懸山頂常見于官署建筑和廟宇中的配殿等處;懸山和硬山屋頂等級最低,多見于民居。


3.4階基


階基為中國建筑三大部分之一。從漢畫像石中可看出,兩漢建筑中的階基表面主要是在夯土臺外側包磚、包石,上壓階條石,下放土襯石,角上放角柱石,中間有間柱石。廳堂及闕下亦多有階基,用矮柱以承階面,柱與柱之間刻水平橫線,用來表示磚縫。直至唐五代,此法仍然通用。


3.5柱子與柱礎


漢代柱子的形狀有八角、圓柱、方形和長方形,此外還有瓜梭柱。由于實物都是仿木的石構件,柱高和柱徑之比都似乎與真正木柱有一定距離。石雕、石室中柱子比例多肥短粗壯,而畫像磚、石中比例則細長。柱身有直的和有顯著收分的兩種,其上置櫨斗。而從四川成都畫像磚中所見,用插在柱內的栱承托屋檐,使屋檐伸出到足夠的寬度。


柱礎的形狀也多樣化,有凸起兩層的,有覆蓋斗式的。凸起兩層的,如武氏祠石刻及山東肥城孝堂山石室所見。而沂南漢墓的柱礎呈上圓下方的覆盆式,上


面刻滿花紋,柱礎約為柱徑的1.4倍至1.8倍。


3.6門窗、平坐、欄桿


漢代的門和窗成為裝飾部分而被加以藝術處理。門多為板門,屋門開在房屋一面或偏在一旁,一般都是雙扇,門扇上有獸首含環,稱為“鋪首”。窗子未見可開啟的窗扇,通常嵌直欞、臥欞,也有斜格、瑣紋等比較復雜的花紋。有的在窗外另加各自窗籠或在窗內懸掛帷幕。欄桿以臥欞居多,已出現在尋杖下用蜀柱和幾何形欄板的欄桿樣式。欄桿多設于平坐之上,而平坐之下,或用斗拱承托,或直接與腰檐承接。后世所通用的平坐,在漢代就已經形成。


3.7屋面、檐口、脊飾


文獻記載,漢代屋面已有“反宇”,但絕大多數的漢闕、明器、畫像所表示的屋面、檐口都是平直的,還沒有反宇的凹曲屋面和翹曲的屋角,只有個別的實例有檐口起翹和屋面凹曲的跡象:正脊和戧脊的盡端微微翹起,并用筒瓦與瓦當予以強調。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平直的屋面、檐口,都帶有微微凹曲的垂脊,并在垂脊端部有意地翹起,以削弱僵直的感覺,顯示出追求屋角起翹的意圖。這是漢代建筑與漢以后建筑在形象方面的一個重要差別。


漢代屋頂形象重拙,多數屋脊裝飾樸實無華,有的正脊盡在端部微微翹起或凸起尖突,隆重者在正脊中部再添加飾物。受楚人崇火尊鳳尚赤的影響,漢代屋頂盛行以鳳和鳥為飾,高頤闕脊上巨鳥口銜組綬的雕飾。漢武帝聽信巫術厭火之言,逐漸改鳳鳥為鴟尾。


3.8瓦當


瓦當是我國古代建筑中特有的房屋上筒瓦出檐一端的圓形或半圓形裝飾物,既有實用功能,又起到裝飾效果。瓦當大多數為圓形,瓦當頭上多印有花紋圖案,板瓦大,瓦壟間距也大,這是漢代屋面瓦壟的特點,也是兩漢建筑的重要特征。兩漢也是瓦當裝飾藝術發展的全盛時期。瓦當圖案豐富多彩,云紋瓦當最為流行。為適合圓形的裝飾布局,設計者非常巧妙地把動物形象安排在瓦當上,動物造型既夸張變形,而又活潑傳神,龍的飛舞奔騰,剛健蒼雄;虎的活潑兇猛,強勁有力;朱雀起步展翅、勇捷豪邁;玄武的龜蛇交繞、靜中有動。這些被視為神靈的動物,都充滿著非凡而旺盛的生命力,藝術手法的簡潔樸素,形象的生動傳神與裝飾的要求達到了完美的統一。這些瓦當,在當時是整齊緊密地并列于高大建筑物的檐口,不難想象其裝飾效果是多么的絢麗、輝煌。


3.9東漢重樓


大約在西漢、東漢之交,開始通行重樓建筑,這是漢代建筑結構發展的一個重要標志。見于東漢明器陶樓,重樓多為三、四層。其做法不一,有的在層間設腰檐;有的在腰檐上置平坐,平坐邊沿施勾欄;有的只置平坐而不施腰檐。這種

分層配置平坐、腰檐的做法,主要是為了保護各層的土;3.10漢代的磚墓結構;西漢時期,帝陵的地下部分基本采用土坑墓,它以黃腸;4.小結:;由于整個漢代處于封建社會上升時期,社會生產力的發;由此可見,兩漢時期的建筑,在布局、結構、形制及裝;分層配置平坐、腰檐的做法,主要是為了保護各層的土墻、木構,同時也起到遮陽和憑欄遠眺的作用。層層挑出的平坐、腰檐,給高聳的樓身體量以強烈的橫分割,并形成有節奏地挑出、收進,產生虛實明暗的對比,創造了中國式樓閣建筑的獨特風格。


3.10漢代的磚墓結構


西漢時期,帝陵的地下部分基本采用土坑墓,它以黃腸題湊為墓室,較少使用磚石。自東漢起,墓室開始普遍采用磚石結構,早期磚石墓為梁柱結構,稍晚則為磚石穹窿、栱券結構。漢代用于墓室的磚材形成空心條磚、楔形磚、企口磚、楔形企口磚等多種類型。地下墓室多為長方形,有斜向的墓道通向地面。墓室的地面、四壁及室頂大多使用長條形的空心磚或石料鋪砌。這些磚和石料寬0.6米—0.8米,厚約0.2米—0.3米,長約1.5米,它們一塊接著一塊搭砌在墓室的四壁和頂部,磚、石表面上多雕刻有各種紋樣,因此成為畫像磚和畫像石。這種由大型空心磚和石料構筑的墓室在制作工藝上比較費事,而且墓室的寬度也受到限制,于是逐漸改為用板材斜撐使墓頂成為寬度較大的折面,繼而發展成為弧形的發券頂。這時小塊的磚、石代替了大型的磚、石板材,墓壁上的裝飾也由雕刻而逐步發展成為彩繪。西漢晚期形成的小磚券墓是墓室結構的重大演進,在東漢時期仍久盛不衰。東漢前期和中后期,分別產生了穹窿頂小磚墓和疊澀頂小磚墓。疊澀結構利用栱殼矢高增大的條件,采用水平磚的層層出跳成頂。它在結構受力上不如穹窿頂,但在施工上較為方便而得以應用。

4.小結:


由于整個漢代處于封建社會上升時期,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促進建筑產生顯著進步,形成我國古代建筑史上又一個繁榮時期。它的突出表現就是木架建筑漸趨成熟,磚石建筑和拱券結構有了很大發展。作為中國古代木架建筑顯著特點之一的斗栱,在漢代已普遍使用,在東漢的畫像磚、明器和石闕上,都可以看到種種斗栱的形象。隨著木結構技術的進步,作為中國古代建筑特色之一的屋頂,形式也多樣起來,從明器、畫像磚等資料可知,當時以懸山頂和廡殿頂最為普遍。

由此可見,兩漢時期的建筑,在布局、結構、形制及裝飾上,都基本形成了中國建筑體系的獨特風格。兩漢建筑,首先是以空間規模廣闊的平面鋪開、相互連接和配合的群性建筑組合為特征,在平面布局上,建筑物之間注意有主有次,有對稱,又有均衡的整體安排,一般較為重要的建筑都設置在縱軸線上,次要的房屋則安排在它左右的橫軸線上,組成嚴肅、方正、井井有條的整體群性建筑布局,在嚴格對稱中有變化,在多樣變化中又統一。這種平面鋪開,由多種復雜的亭臺樓閣組成的群體建筑,不可能一目了然,必須從一個庭院走到另一個庭院,才能把握其縱身空間整體布局的感受。這構成了中國建筑的藝術特征。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 5787 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